第594章 你算计我

?热门推荐:
????第594章????你算计我

????天,似乎很快就亮了。

????至少凌落月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发现已是日上三竿,顿时愣了一下往常都是天刚亮就会醒,甚至经常天不亮就睡不着了,怎么这次睡得这么香,好像连梦都来不及做,太阳就升的这么老高了?

????墨雪舞从大街上把他捡回去之后,昨夜好像是睡得最香、最安稳的一觉。而且昨夜不是他一个人……

????猛一回头,才看到北堂苍云斜倚在床头,正含笑看着他“早。”

????“早。”凌落月答应了一声,跟着坐了起来,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????北堂苍云笑出了声“没良心的,你这是有多嫌弃?要不是怕你醒来之后没看到我,又以为我不要你了,我早就去找我家小舞了!”

????凌落月也忍不住微笑“不是嫌弃,是惊喜,我以为昨夜我一睡着,你就会走的嘛!你跟别人在一起,根本就睡不着。”

????北堂苍云倒是有些意外“你怎么知道?”

????“步天说的。”凌落月伸了个懒腰,清透的眼睛因为睡足了熠熠生辉,“他说你不习惯跟任何人一起睡,所以他偏要……呃……”

????北堂苍云还在微笑,只不过已经微笑着磨牙“所以他偏跟我一起睡,就是要让我睡不着,好欣赏我抓狂的样子?”

????凌落月吐了吐舌头,这个动作让他显得特别俏皮可爱“你也知道,他是开玩笑的,不说他。我……谢谢。”

????“依着我们之间的情分,这两个字就多余。”北堂苍云似笑非笑,“何况你应该先检查一遍,看看你身上少了什么。”

????凌落月低头在自己身上看了几眼,表示没听懂“少了什么?”

????北堂苍云哼哼地冷笑“清白。”

????凌落月咬了咬唇,抬头瞅着他“那就不用检查了,本来就是要给你的。”

????北堂苍云一脸黑线,接着轻咳一声正色说道“好了,玩笑适量就好,过了就不合适了。落月,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愿意,可以永远留在我身边。我可能随时不再是沧海王,但我永远是北堂苍云。这句承诺,是北堂苍云给你的,明白吗?”

????凌落月凝视着他,眼圈竟又微微发红“是,我明白。”

????“我不会不要你,哪怕你是妖怪。”北堂苍云笑了笑,目光说不出的温暖,“只要是我的人,无论神妖人佛魔,我都要。我刚刚才说过,你在我心里,永远是那个干干净净的少年。”

????凌落月怔了一下“我昨夜……说梦话了?说了什么?”

????北堂苍云倒也不隐瞒“你说你不是妖怪,让我别不要你。落月,我待小舞的心你懂,所以我可以这样说,除非我不要她了,才会不要你。”

????凌落月看着他,笑了,笑得那么灿烂,那么美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
????北堂苍云一时无言这个样子的凌落月,实在太美,那真真正正是一轮掉落凡间的月亮啊!何况自从相识,他还是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,完全不同于往日的凉凉淡淡,就别具一种动人心魄的魅惑力。

????难怪月未央总说,凌落月是他们种族第一美人,他实在当之无愧。

????看他突然不说话了,凌落月的笑容立刻一凝“怎么了?我哪里……今天已经不是月圆……”

????“没有,不是,你别总是这么紧张。”北堂苍云摇头,然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“你刚才这么一笑,太勾魂夺魄,我突然很想吻你……”

????凌落月微笑,不等他说什么,北堂苍云转身就走“不过我不能对不起小舞,所以以后不许这么对我笑!”

????凌落月心里很暖,很甜,所以就笑得颤颤的就得对你这么笑,把你的魂魄勾住了,你就不会不要我了!

????今天楚齐玉将在宫中设宴,为海照国使者团及北堂苍云一行送行,朝中数位重臣应召前来相陪。

????午宴虽尚未开始,阵阵酒菜的香气却已扑鼻而来,令人垂涎欲滴。远远看到叶容浅正与人交谈,墨雪舞就惋惜地叹了口气卿本佳人,奈何从贼呀!要不是你自作聪明、自掘坟墓,我们还真不知道你居然……

????正想着,叶容浅突然朝那人拱了拱手,转往这边而来。立刻察觉墨雪舞在看他,他脚步一顿,微笑点头,算是打了声招呼。

????墨雪舞倒是愣了一下,立刻回了一礼,跟着往旁而去,心下暗自警告自己叶容浅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,不能再这么失态,否则万一被他看出破绽,恐怕麻烦就大了!

????很快众人便已到齐,楚齐玉宣布午宴开始。一开始自是少不了几句场面话,尤其对北堂苍云和墨雪舞表达了谢意,接下来就是一番杯来盏往、觥筹交错。

????墨雪舞从不在人前饮酒,事实上除了仅有的几次借酒浇愁,她是滴酒不沾的。幸亏这里的御厨功夫很到家,不少菜肴都色香味俱全,她吃得很满意。不过吃了一会儿,她感到有些内急,就跟北堂苍云说了一声“苍云,我要去方便。”

????“我陪你。”北堂苍云站了起来,“走吧。”

????早就说过无论做什么不能离开他或者步天的视线范围,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,墨雪舞当然不会废话,两人很快便离席而出。

????“等等!我先进去看看。”走到茅厕近前,北堂苍云一把拉住了墨雪舞,“别忘了上次的教训,同样的错绝对不能犯两次!”

????之前北堂凌锐他们就是躲在茅厕里,才悄无声息地抓住了北堂千琅和云羽蝶。虽然他们一定没有机会把这个法子教给琅嬛国的人,不过小心一些总是好的。

????检查了一遍,再三确定没有任何问题,他才允许墨雪舞去解决问题。墨雪舞好笑之余,又忍不住叹气叶容浅背后那个种族果然不好对付啊,看看都把他们逼成什么样了?上个茅厕都这么提心吊胆。

????到底有什么办法,能尽快解决这个心腹大患呢?

????解决完问题,两人结伴往回走。可刚刚转过一个拐角,便看到叶容浅用力压着胃部,一边皱眉一边往前走着,整个身体都用力缩着,显然是胃痉挛的老毛病又发作了。

????看到两人,他脚步一顿,勉强支撑着点头为礼“沧海、王,王妃……”

????这说话都一唱三叹的,一看就疼得不轻。墨雪舞表示很关切,立刻上前两步“小侯爷这是……又胃痉挛了?”

????叶容浅苦笑“方才一时贪杯,多喝一些,结果就……疼起来了……嗯……”

????他突然用力一抿唇,却已经迟了,殷红的血丝还是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。他整个人也跟着晃了晃,居然一屁股跌坐在了旁边的花池上。

????“小侯爷!”墨雪舞立刻上前两步,眉头微皱,“你这怕是胃出血了,不能再到处乱跑……”

????“我没……乱跑……”叶容浅用力按着胃部,气息也越发急促而紊乱,费力地抬头看着墨雪舞,断断续续地说着,“我疼得……太厉害,本想……回府……休息的,顺便找太医……嗯……”

????就在这一瞬间,墨雪舞突然发现他的眼睛骤然变得漆黑幽深,仿佛深不见底的黑夜,别说是魂魄,连整个人都能被吸进去!

????下一刻,她突然转身看着北堂苍云,一把握住了他的手“苍云,小侯爷很危险,我们要帮他!”

????北堂苍云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“我……小舞?你……”

????手上突然一阵刺痛,墨雪舞竟然偷偷从挎包里取出银针,趁他不防备刺了他一下!针上淬有掺着烈性麻药的剧毒,这一下中招,他立刻动弹不得,很快就会毒发身亡!

????一招得手,墨雪舞立刻后退,居然退到了叶容浅身后,北堂苍云才发现她的目光微微发直,便瞬间明了“叶容浅!你……”

????“嗯,是我。”叶容浅站了起来,轻轻拭去了唇角的血,笑得那么高贵,那么优雅,“沧海王,被自己心爱的人杀死的滋味,如何?”

????北堂苍云根本什么都来不及说,便突然猛一张口,噗的喷出了一口漆黑的血,跟着扑通倒在了地上,眼睛都几乎睁不开了“你对她……用了……摄魂……术……”

????叶容浅冷笑,刷的拔出了一柄短剑“这个,已经不重要了!”

????然而就在他猛一抬手,要把短剑插入北堂苍云的心窝时,两声尖锐的破空声突然响起,夹杂着一声厉斥“你敢?”

????叶容浅恼恨万分,却不得不回剑自救,当当两声脆响,两枚银针已经被他打飞,他也被逼退了好几步!显然已经不可能对北堂苍云下杀手,他当机立断,一把搂住墨雪舞的腰飞身而起,眨眼没了踪影!

????步天瞬间出现,一把抱起了北堂苍云“苍云!”

????北堂苍云缓过一口气,气得直咬牙“墨雪舞,我饶、饶不了你……”

????“这丫头太乱来了,是不应该饶!”步天何尝不是气得咬牙切齿,赶紧取出解药给北堂苍云服下,以内力催动,让解药尽快发挥作用,“我知道她想尽快除掉叶容浅,可就凭她现在的本事,根本就是送死……不过有没有可能,她真的中了叶容浅的摄魂术?虽然连妖瞳之心都对她无效,可叶容浅的本事不小……”

????北堂苍云立刻冷笑“不可能!她若真中了摄魂术,怎么会偷偷洒出跗骨香?”

????跗骨香是墨雪舞费了老大的劲研制成功的追踪神器,不惧风吹日晒雨淋,关键可以在很长时间保持凝而不散的状态,洒到哪里,就呆在哪里,绝对花钱买不到的珍品!

????跗骨香的香气很淡,甚至已经不能算是气味,而是一种气息,若非像墨雪舞这般对气息敏感到人神共愤的地步,就连叶容浅这样的高手也难以察觉。北堂苍云等人受过她的特训,当然不成问题。

????也就是说,墨雪舞刚才是假装中了摄魂术,假装被叶容浅操控要杀北堂苍云,然后被带走。通过之前的几次接触,她看得出叶容浅对她生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再加上她是叶容浅的同族,所以她肯定,叶容浅不会杀她,至少现在不会。

????那么,被叶容浅带走之后,她就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他,或许就可以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除了这祸患!就算不行,她留下跗骨香,北堂苍云等人很快就会追踪而至,他们也可以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下杀手!

????片刻之后,剧毒已经解掉,北堂苍云立刻飞身而起,“我先去追,你去通知落月他们!”

????小舞,你最好不要出事!所谓的不出事,就是一根头发都不能少,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!

????当墨雪舞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神是有些茫然的,何况周围的光线并不是特别明亮,她一度怀疑自己身在梦境。

????隔了一会儿,意识才渐渐回归,她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看起来很正常、却又有些奇奇怪怪的山洞里。视线所及的范围内,石壁上有一些凹槽,里面放着点燃的油灯,昏黄的灯光让洞内越发鬼影幢幢。

????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我到底昏迷了多久?

????脑子里依然有些晕眩,她下意识地想要抬手揉揉脑门,却发现丝毫动弹不得——穴道被封住了,封得那叫一个死。

????幸好哑穴没有被封,她叹了口气,干脆提高声音叫了起来“喂!有没有人啊?我醒了!”

????隔了一会儿没人应声,她皱了皱眉,又把声音提高了些“喂!出来招待客人了!客人醒了,来杯茶不过分吧?”

????回应她的是一声轻笑,虽然只有一声,而且轻轻的,就像微风吹过水面时荡起的涟漪,却依然透着说不出的优雅,一个男子的声音跟着响起“怠慢了贵客,是我这做主人的失职,还望贵客不要见怪哦。”

????墨雪舞的脖子能动,立刻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,一张美到令人目眩神迷的脸立刻映入眼帘,她便浅浅一笑“小侯爷,你的眼睛真的好美。”

????山洞里的光线原本昏暗到令人抓狂,可这个白衣男子出现的瞬间,竟让人觉得周围骤然亮了起来,仿佛一轮明月,散发着清雅幽静的光辉。尤其是那双眼睛,像是依偎在明月旁边的星星,美得有些不真实。

????叶容浅慢慢走近,一挥衣袖坐了下来“你这是第二次说我的眼睛美了,真的很美吗?”

????墨雪舞看着他,笑容不变“讨好你有糖吃吗?没有吧?所以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????叶容浅眼中看似平静无波,却分明闪过了一丝淡淡的迷离“你一点都不生气吗?你那么聪明,应该猜得到是我算计了你……”

????墨雪舞的确没有太大的反应,只是笑了笑“我有些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你想以我为要挟,从苍云身上得到什么?还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?”

????叶容浅突然轻轻握住了她的右手,一字一字清晰地说道“我不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,我是想得到你,你是我的。”

????他的手既不太冷,也不太热,是温暖而干燥的,再加上肌肤柔滑细腻,被这样一只手握住,本来应该非常舒适。可是因为他的话,尽管穴道被封得挺死,墨雪舞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脸上写满了匪夷所思“呃……哈?”

????大概她这反应非常有意思,叶容浅唇角一挑,勾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“不用这么吃惊,以我在我们族中的身份而言,我有资格享受一切,包括女人。只要是我想要的,都可以拿,没有人会反对,也没有人敢反对。他们唯一要做的,就是把我想要的乖乖送到我面前。现在我想要的是你,所以你是我的。”

????他放开了手,却又轻轻抚摸着墨雪舞的脸。暂时来说,他眼中没有太多的欲念,但谁都能看出那不容置疑的占有欲,和让墨雪舞很想一巴掌扇过去的理所当然——女人根本是他想要就要、不想要就随手丢弃的玩物,不是人。作为一个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灵魂,墨雪舞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这一点!只要遇到这样的男人,她就克制不住暴走的冲动,特么的分分钟想把他碾成渣,掺上水糊墙!

????这种暴怒大概很好地从眼神中体现了出来,叶容浅动作一顿,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“你生气了,为什么?我刚才说的这些话,哪一句值得你气成这个样子?”

????墨雪舞没法跟他解释,便挑了挑唇“我并非你的族人,你……”

????“你是的,你从来都是。”叶容浅重新微笑,声音虽然温和,却依然坚定到令人无法怀疑,“刚才我已经看清楚了,你确确实实是我的族人,只不过从你降生的时候起,属于我们种族的体质就被彻底封印。否则你怎会有我们种族的特征,比如双眼发绿?”

????这一点墨雪舞无法否认,不过因为他的话,她眼睛一亮“你知道我身上的封印是怎么回事?这封印是谁给我的?”

????既然是从出生的时候起就被封印了,当然不是她自己干的,她跟凌落月不同。

????叶容浅摇了摇头“我不知道,不过看得出来,这个人必定十分厉害。我现在就试试能不能帮你把封印解开,如果能,你就会知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是我的。”

????。